凌鼎年:法治文学永不过时 ——《仰望星空》(第七届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作品选)代序
来源: 香港大中華通訊社  日期:2021-09-18 13:27:22  点击:11558  属于:中国新闻

香港大中华通讯社讯|  【记者 爱钦】


      凌鼎年简介:中国家协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作家网副总编、亚洲微电影学院客座教授,苏州市政府特聘校外专家、中国微型小说校园行组委会主席、讲师团团长。

 

      2020年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是一个永远载入历史的年份,我们经历了多事之秋,我们见证了历史。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原本喧嚣、嘈杂、浮躁、多极的世界一度停摆,无数的人宅在家里,但文学没有停摆,没有缺席,譬如“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征文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且已是第七届了,让人欣喜的是来稿量一点没有因新冠病毒而减少。我们统计、登记了所有的来稿,与上几年基本持平,依然达到一千多篇来稿。而且,除了国内几十个省市的来稿,还收到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德国、瑞士、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印尼等十多个国家的投稿。

      让我们感动的是有些作家每次都参与法治微型小说征文,从第一届到这第七届,重在参与,坚持不懈,不管获不获奖,不管入集不入集,光这份执著就让我由衷地说声:“谢谢!”还有的投稿者,从日期看,创作了一篇又一篇,投了一次又一次,前前后后,投稿达十几篇之多,如果不是对我们的信任,怎么可能写了一篇又一篇呢?

      因了读者对我们的信任,本着对每一位来搞者负责,我们坚持一个原则:只看作品不看人,不管有名无名,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作品优秀,只要作品符合法治精神,年年获奖也有可能。

      我从事文学创作半个世纪了,参与过海内海外大大小小的征文、大赛无数次,也获过大大小小三百多个奖,后来也当过初评委、复评委、终评委、终评委主任等,对于评奖,我是经历者、参与者、执行者,其中的内幕、秘密知道不少,见过公开、公正、公平、透明的评奖,也见过不公平、不公平、黑箱操作的给奖。或某个主办单位、赞助单位提出要照顾某某某,或某个有权力、权威的人说某某某应该获奖,其他评委的那一票就变得无足轻重了。这对有些新人,有些无名投稿者、参赛者是不公平的。鉴于此,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不管什么征文、大赛,只要我有话语权,一定要做到公正、公平,尽可能让真正的好作品获奖,让有才华的年轻作者、有文学梦的无名小卒脱颖而出。但百分之百公正不可能,因为作品的好孬既不能称也不可量,评委的审美也因人而异,就以这一届为例,终评时,有几篇作品既有终评委投特等奖、一等奖的,也有终评委投淘汰的,最后只能按得分多少来定。因此,一切都只能相对公正,评委要做到的就是问心无愧。

      令人欣慰的是,太仓市司法局是主办单位,但从第一届到第七届,司法局的领导从来没有对评奖有任何干涉,完全交给初评委、终评委,让票数说话。

      为了避嫌,我虽然从第一届到第七届法治微型小说征文,我都写了多篇作品,都收在了集子里,但从来没有任何一篇作品参与过评奖,哪怕一次也没有。自己的作品不参与评奖,说话就能硬气,就能有话直说。

      我们也不搞肥水不外流,有心的读者只要翻一翻《法治与良知》《正义与力量》《醉清风》《青春悬崖》《天网恢恢》《法律卫士》,到这本《邪不压正》,本土作者获奖的并不多,其实,只要稍微倾斜一下,当地就有多位投稿者获奖,但我们坚持原则,坚守在作品质量面前人人平等。

      在每次评奖揭晓后,总有人打电话,发微信来问:我那篇作品某某权威都说好,为什么没有评上奖?

      这也是我一直想向读者说明的,有的作品也许确实很好很优秀,放在其他无主题征文中,获特等奖、获一等奖都有可能,但我们的主题是“法治”,你的作品与法治无关,或者与法治关系不大,这怎么可能获奖呢,只能忍痛割爱了。

      还有,有的参赛作品,构思很圆熟,文笔也很老到,粗粗读之,感觉不错,但细细品味,经不起推敲,一个字:假!这样的作品,在比较、平衡中落选也很正常。

      有人说:参与征文的名家不少,冲着他们的知名度,主办方、评委会不会为了增加大赛的所谓含金量,有意让名家获奖?据我知道,这在某些征文评奖中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我们的法治微型小说征文,绝对只看作品质量,不看人,不是不给名家面子,而是要对得起所有的参赛者。我们在评奖前、评奖时,对任何投稿人、参赛者都一视同仁,做到不许愿,不承诺,不透露。我们对每篇来稿都编号,登记造册,都请初评委筛选的,初评委都是外地的,分散在各地,都是刊物编辑与中学语文教师,看稿都是内行。而交给终评委的作品,所有作品都删去作者名字与地址等,这样给主办方增加了工作量,但这样做,能让终评委更客观、更实事求是,减少印象分,杜绝人情分,有助于公平公正,多花些时间与精力,还是值得的。

      在评奖中,最恼人的是总会发现个别人的作品有抄袭现象,只要发现,一票否决,绝不姑息。

      每一届评奖有38位作家、作者获奖,七届就是共有266人次获奖,其中一半以上是新人,与主办方的任何人没有丁点关系,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操办者是谁,我们也没有主动去联系他们。寄书汇奖金都有专人,不用他们感谢任何一个人,彼此轻松。

      一晃,“光辉奖”法治微型小说征文已举办了七届,一个主题的征文连续坚持七届,这在全国也不多见。而且,每一届征文,法治题材的作品还源源不断地在创作出,不见其少,这说明:法治题材的作品永远不过时,因为读者需要法治文学作品。

      在这举办法治微型小说征文的七年中,因看稿,了解了不少法律知识,真的是增知长识。我们聘请的初评委、终评委都是文学界的专业人士与文学大咖,他们看稿、审稿,把关没有话说,但法治征文,还得有相当的法律知识,为了保证我们的获奖作品符合法律法规,我们特地聘请了法律顾问,每一篇作品,都请法律顾问过目,凡不符合我国目前公布的法律法规,能改的则改,不能改的,只能淘汰。而且很幸运地是光明日报出版社有很棒的法律顾问,而且审读时特别地敬业,看得很细,每本书在校对时,都会提出不少专业的法律问题,或指正,或商榷,有的作品在最后一关被“枪毙”,但保证了每本作品集中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经得起读者的品评。

       2020年11月11日于太仓先飞斋

      由江苏省太仓市普法办、太仓市司法局发起并承办,由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小小说选刊》、作家网、游读会主办,中共太仓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小说选刊》《台港文学选刊》《微型小说选刊》、“中国作家·《雨花》读者俱乐部”(太仓)、太仓市微型小说创作基地协办的“光辉奖”第七届法治微型小说征文,从2020年3月份开始征稿,历时半年,共收到海内外1000多篇来稿,经5位初评筛选,再复评,把通过的40篇初评稿删去名字与地址,发给10位终评委评审,依据特等奖4分,一等奖3分,二等奖2分,三等奖1分的评分原则,最后汇总统计得分,评出特等奖1名,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10名,优秀奖20名,现评选揭晓。

      获奖名单如下:

      特等奖:

       1、三封信 周勇伶

      一等奖

      2、赤脚律师 茅震宇

      3、红邮戳 马金章

      二等奖:

      4、父告儿 纳兰泽芸

      5、深渊的距离有多远 吴跃建

      6、得利平安图 罗榕华

      7、邪不压正 邢庆杰

     8、代理人 夏婳(美国)

      三等奖:

      9、真品 刘庆宝

      10、血染华尔兹 梁庆永

      11、爱我的人都是帅哥 罗 尔

      12、拨开云雾见太阳 刘秀兰

      13、追桶 司玉笙

      14、台灯 符浩勇

       15、生死约 缪益鹏

      16、老丁的初心 刘 公

      17、“小秀才”告状 原上秋

      18、高新挖走教练 吕顺(澳大利亚)

      优秀奖:

      19、不能处理的手机 刘春华

      20、人质 孟宪歧

      21、佛光岩 徐费嘉

      22、破阵 杨 力

      23、尊严 呼庆法

      24、伞中藏案 李艳霞

      25、前楼有个小女子 邴继福

      26、解脱 高淑霞

      27、我不是畜生 马河静

      28、洪峰到来之际 田玉莲

      29、破案高手 刘桂先

      30、遗产 杨选高

      31、浪子回头 万俊华

      32、二姐来了 陈雪芳

      33、一捕成名 吕浩展

      34、县长的烦心事 祁军平

      35、合欢花 瘦灯(加拿大)

      36、致命一键 青峰(瑞士)

      37、出庭作证 曾沛(马来西亚)

      38、墙 梦凌(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