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觉醒
来源: 香港大中華通訊社  日期:2022-08-09 19:12:05  点击:28149  属于:今日头条
      我叫李森(化名),1976年生人,今年46岁,曾经是一名痴迷的法论功习练者,习练法论功给我带来了一生的痛苦,我把我的经历和大家说一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再相信法论功,不要再相信李洪志了,李洪志就是个大骗子。

      1999年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因工作比较忙,经常熬夜,腰椎经常疼痛,当时也没有当回事,也没有时间去医院系统治疗。有一天,我在公园锻炼身体时候,一个以前的同学向我介绍了法论功,说是只要做做操,练练气功就能治疗我的腰部疼痛,我半信半疑的就跟着练了“法轮功”。练了一段时间确实感觉到腰椎没那么疼了。后来一想这也正常,经常活动身体,不总保持一个姿势,腰椎疼痛肯定能减轻的,当时真就以为是练习法论功的效果,相信了李洪志,认为李洪志很“神”,认为他有特异功能,给自己治好了病。到了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可我当时非常不理解,坚定认为“法轮功”就是强身健体的气功,不可能是邪教,还逢人就宣传法论功的好处。后来我们单位领导和政府知道了我宣传“法轮功”后,就找我谈话,并把“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的违法事实讲给他听,但是我怎么也不相信,认为法轮功就是好,在单位没有容身之处,毅然辞去公职。并且和当地的法论功邪教组织积极靠拢,到处宣扬法轮功,宣传李洪志,半夜三更的到街上去粘贴法轮功的宣传品,后来为了更好的宣扬法轮功,我经常到外地去宣传法轮功,离开了家庭,妻子忍受不了我的所作所为,和我离婚带着孩子走了。离婚后,我更加肆无忌惮了,没有牵挂了,我彻底沦为法轮功的骨干信徒,一年四季都不回家,专职从事法轮功违法活动。

      2016年,我的母亲病倒了。当我知道了母亲的生病以后,没有领母亲到医院去检查,而是劝母亲习练法轮功,被母亲把我训斥了,我认为这是李洪志在考验我的“过情关”。于是,我不顾母亲的病情,离家继续从事法轮功活动,还把手机号码都换了。2016年年底,我回到家中,可是母亲已经去世2个多月了,临终前家人多次联系我,可是联系不上我,到死,母亲还念叨我的名字,可是还是没有看到我,这一刻我突然感到大脑一片空白,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独自待了一周,面对母亲的离世,我终于醒悟了,为什么要相信法轮功杜撰的“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的母亲离开了,我全家没有受益啊,随后在家乡政府和亲属的教育和劝导下,我彻底和法轮功决裂了,回归社会,靠自己的双手过着幸福的生活。

      觉醒虽然迟了,但是我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通过对近年来李洪志发布的歪理邪说,我真的不明白以前我是怎么相信他的。李洪志就是个矛盾体,李洪志不同时期发布的经文都是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2021年8月份明慧网发布《关于自媒体师父批注》称“做自媒体是师父让做的,为的是讲真相救人。”弟子开办自媒体是李洪志的指示,是想通过发声,免费加大对“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宣传,扩大其影响,改变其组织日渐式微的现实状态。可随着自媒体爆料的事件越来越多,让李洪志拼命想藏着掖着的事大曝光于天下,以致李洪志在8月末发布《猛喝》称“把大法修炼中出现的矛盾在社会网站公开讲”的那一些人,让他们“清醒”、“管好你的嘴”。在2004年10月份,李洪志就因为很多弟子不愿走出去“弘法”发布《棒喝》;2020年7份,又因为一些弟子胆大包天“乱法”,不仅挑战他的权威,甚至宣称比他法力还高发布《再棒喝》。2021年11月份,“明慧网”发布李洪志的新经文《醒醒》,重新提出了法正人间和大淘汰做法,这彻底打了李洪志自己的脸,此次提出了让信徒去打新冠疫苗,这和之前李洪志发布的经文完全背道而驰,真是打脸打的啪啪的,这也不怪李洪志,这是他美国父亲要求的,他敢不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