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钱岂可乱花?盘活港珠澳大桥其实很简单:学欧盟搞便捷互通
来源: 香港大中華通訊社  日期:2021-10-11 16:40:32  点击:19550  属于:今日头条
 香港大中华通讯社讯|  【记者 爱钦】

      终于盘活港珠澳大桥摆上了广东省的议事日程,只是香港还无动于衷。香港新的一份施政报告,谈了要发展连接深圳的边境地区,要把它做成“北部都会区”,但是居然只字不提港珠澳大桥,硬生生看着投资过千亿、50多公里的大桥在嗮太阳,零星的过钱车辆,零星的过桥费,不够还贷的零头。
 
   

      终于,近日《广东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十四五”发展规划》出台,明确提出“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更好发挥港珠澳大桥作用”。
 
   
 
      于是,粤港澳大湾区热闹了起来,纷纷讨论补救大桥的方案。于是,首先批原来的”单Y”方案,即在珠江西岸有珠海和澳门两个落桥点,而在东岸,只有香港一个。从深圳到珠海的来回车辆,就要进出香港关口,不但手续麻烦,而且有配额限制。这个方案,是香港方面提出的,极其自私,也事实上造成了当下港珠澳大桥成为“风景桥”的初因。
 

 
     根据港珠大桥通车数据,在通车最旺的第一年,大桥总车流量达约144万,即平均每日4,115架次。然而,当初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指大桥通车初期,车流量估计为每日9,200至14,000架次。换言之,连当年的最低估算亦一半未及。而目前受疫情影响,实际过桥车辆寥寥可数。而根据广东省文件披露,大桥一年的总营运成本,高达约22亿元人民币,但是因为大桥车流不足,最高时的过桥费收益也少于3亿元,远远未能支付营运成本。
 

 
      于是,既然批了原来的“单Y”方案,各种“双Y”方案也纷纷出笼,主要的思路就是要修一条引桥,连接深圳,使内地来往珠江两岸的车辆,不需要进出香港,不受配额限制,也免了验关的麻烦。笔者算了算,提出来的线路有四、五条之多。
 
     
图片来自“刘晓博说财经”

      不过,笔者坚决反对,认为这个思路方向错了。

      广东文件要求”研究深圳经港珠澳大桥至珠海、澳门通道,更好发挥港珠澳大桥作用”,并不一定要求再修一条落脚深圳的引桥。

      笔者认为,在香港落实国安法和融入大湾区方略之后,思考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方向,是应该放在如何利用香港现有的道路,同时以最简便的模式通关。一句话,就是要学欧盟国家之间的非常便捷的车辆人员过境模式。况且,香港只不过是国家的一个特区,怎么反而还更麻烦了?
 
     
 
      第一、请问国家的钱不是钱吗?修港珠澳大桥已经花了过千亿人民币,现在还贷还非常头痛棘手,难道还要再投它数百亿吗?

      第二、因为当年港珠澳大桥用了“单y”方案,深圳方面决然动工修“深中通道”,连接深圳到中山,以弥补内地车辆来往珠江口两岸的道路空白。根据目前的进度,最多还有两年深中通道就建成通车。深圳至中山车程由2小时缩至20分钟。

      笔者认为,按照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速度,在珠江口有两条过江通道,并不为过,加上虎门一桥和二桥,可为未来的持续快速发展做出很好的铺垫。但是,如果现在启动往深圳修建“双Y”落桥点,起码也要两年时间。
 

 
      于是,在未来两年,“深中通道”未通,往深圳的“双Y”引桥即使要建也未见好,偏偏港珠澳大桥却还在“嗮太阳”,而内地穿梭珠江两岸的车辆则还被迫继续挤虎门大桥?

      第三、故此,盘活港珠澳大桥,使之立即成为内地来往珠江口的枢纽通道,不是去想花若干年再修“双Y”引桥,而是内地车辆进出香港如何便捷。

      第四,实际上,香港已有一条屯门海底隧道及快速公路,连接港珠澳大桥和深圳湾口岸和蛇口,全长不到十公里。路已经有了,为何还要修引桥?
 

 
      第五,路是有了,问题只是内地车辆如何便捷使用。笔者提出,这条路可以辟出一条全封闭的通道供内地车辆使用,便不需要办理进出关手续。封闭的手段,还不一定用铁丝网,可以参考横琴二线的模式,用电子手段。由于香港狭小,承受不了内地车辆大量进入,故此,内地车只可来往内地,不可进入香港。

      第六,更简单一点,就是完全照抄欧盟通关模式,就算进出香港关,也就是啪一下卡。同时,大湾区也放宽香港私家车入内,双管齐下,港珠澳大桥能不活?
 

 
      笔者也知道,笔者说的容易,有关人等做起来就好像很难。

      香港陈方安生当政务司长的时候,想方设法严格区隔香港和内地,“单Y”方案她也扮演了黑手。即使是现在,还是有人要当“拦路虎”,不然为何欧盟车辆做得到,香港做不到?香港还是有人屁股坐歪了。